「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潘: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方法计划在近期发布

股票资讯

10月21日,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表示,在总体制度框架下,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保监会制定了《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价办法》。明确了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价方法、评价范围和评价流程。从规模、相关性、可替代性和复杂性四个维度构建了中国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价指标体系,并已向社会公布

演讲全文:

中国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建设与管理实践——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在2020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的讲话

尊贵的客人:

大家下午好!刘副总理刚才的重要讲话,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当前形势,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我们将在国务院财政委员会的全面指导下认真实施。接下来我给大家做一个“中国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构建与管理实践”的报告。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国际社会深刻反思了危机的原因和教训,认识到金融机构的个体稳健并不意味着金融体系的整体稳健。维护系统性金融稳定,要弥补微观审慎监管的不足,防范金融体系顺周期变化和风险的跨机构、跨市场、跨部门、跨境传染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尽早采取针对性措施。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二十国集团框架内,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国际清算银行(BIS)和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等国际组织和主要经济体一直致力于改革和完善金融监管体系。核心内容是建立和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加大宏观审慎政策的执行力度,增强全球金融体系的弹性和稳定性。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各主要经济体普遍采取了降低反周期资本缓冲和流动性要求等政策措施,并及时释放宏观审慎政策缓冲,发挥了良好的作用。据国际金融协会统计,截至2020年8月,包括G20成员在内的33个国家和地区针对银行业实施了500多项应对疫情影响的审慎政策和措施,其中约60%具有宏观审慎特征。

我国宏观审慎政策的探索和实践起步较早。2003年,中国人民银行在房地产金融领域首次推出最低首付比例政策,并数次反周期调整最低首付比例。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推出差别存款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2016年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MPA),将信贷供给与金融机构资本水平和经济增长挂钩,有效促进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宏观审慎管理。2017年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建设。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提出“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监管框架”。2019年初,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的机构改革方案进一步明确了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宏观审慎管理的职能,牵头建立了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协调了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监管,批准成立了宏观审慎管理机构。

近年来,我们认真履行党中央、国务院赋予的职责,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在中国建立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立足中国实际,借鉴国际组织和主要经济体的实践经验,研究编制了《宏观审慎政策指引》,围绕政策目标、系统性风险监测评估、政策工具箱、政策传导等重点,完善宏观审慎治理机制,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2020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正式建立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反周期资本缓冲机制,初始缓冲资本比率设定为0。

第二,有序推进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2018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确立了我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测、监管和风险处置的总体制度框架。

在总体制度框架下,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保监会制定了《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价办法》,明确了中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价方法、范围和流程,从规模、相关性、可替代性和复杂性四个维度建立了中国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价指标体系。目前已完成公众咨询,近期将发布。

正在制定《系统重要性银行补充规定》,对系统重要性银行在追加资本、杠杆率、大风险敞口、公司治理、回收处置计划、信息披露和数据报送等方面提出监管要求。

在评估方法和附加监管要求发布后,我们将与银监会共同认真开展评估工作,及时发布中国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及配套的附加监管实施方案。

此外,为了完善我国银行业的风险处理机制,我们起草了《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吸收全部损失能力管理办法》,对比例、构成、监督检查、信息披露等提出了要求。中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总损失吸收能力。目前,我们正在征求公众意见。

三是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2020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明确非金融企业持有或实际控制两类或两类以上金融机构。有规定情形的,应当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并经批准设立金融控股公司,接受监督。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遵循宏观审慎管理理念,坚持整体分业经营原则,在整合的基础上,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和风险进行全面、持续、深入的监管。

第四,对重点领域进行宏观审慎管理。2020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6部委联合发布《金融基础设施综合监管工作方案》,明确将金融资产登记托管系统、清算结算系统、交易设施、交易报告数据库、重要支付系统、基础信用信息系统等6类设施及其运营机构纳入整体监管范围,统一监管标准,完善准入管理,优化设施布局,完善治理机制。

促进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的完善。根据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稳定地价、房价和预期的需要,研究房地产贷款集中度、居民负债率、房地产贷款风险权重等宏观审慎政策工具,进一步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

探索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根据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情况,动态调整全面跨境融资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和宏观审慎系数。

与货币政策相比,宏观审慎政策的理论和实践普遍起步不久,各国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仍在不断完善。下一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在国务院财政委员会的全面指导下,认真履行宏观审慎政策的主导责任,在实践和探索中不断完善符合中国国情的双支柱监管框架,支持形成以国内大周期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周期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

第一,不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及时发布《宏观审慎政策指引》,完善我国宏观审慎政策的整体设计和治理机制。继续加强重点领域宏观审慎管理,不断丰富宏观审慎政策工具箱,制定工具激活、校准和退出机制。

第二,完善系统的风险监控和评估体系。重点完善房地产金融、外汇市场、债券市场、影子银行、跨境资本流动等关键领域的宏观审慎监管、评估和预警系统,逐步实施宏观审慎压力测试并制度化。

第三,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监管。建立我国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和证券机构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制定恢复和处置计划。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配套制度,按照法律法规,稳步有序开展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和持续监管。

第四,协调宏观审慎政策和其他政策。加强宏观审慎政策、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政策的协调,充分发挥政策合力。加强宏观审慎政策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信贷政策的协调,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最后,祝本次金融街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来源:外汇局网站)


以上就是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潘: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方法计划在近期发布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栋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