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普尔」触手更快地融入自动?游戏直播行业的“第28次差异化”愈演愈烈

股票资讯

6月28日,据媒体报道,触手直播陷入运营困境,向平台签约主播发出通知。根据合同,经纪公司将指定的独家直播平台变更为Aauto rapper直播平台,签约主播从2020年6月26日起继续按照原合同履行独家直播义务。

对此,中网财经记者联系了触手直播和亚图快活。截至发稿时,触手直播表示目前无法回复,以主播收到的通知为准。然而,Aauto Speeter回答说,目前没有确切的信息,并拒绝置评。

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在中国直播游戏平台活跃用户TOP榜单中,触手直播活跃用户数为423.5万,仍居行业第三。如何在曾经在直播游戏《百团大战》中脱颖而出的触手直播中走下神坛?

此外,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直播频繁出现混乱,直播中也存在非法营销行为。监管和行业如何消除直播的混乱?违规行为会如何约束?直播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会如何?

游戏直播行业的“第28次差异化”愈演愈烈

曾几何时,触手直播也是首都的最爱。2015年7月,触手直播正式上线。随着王者荣耀等大IP手游站的开通,触须在2015年至2018年的三年时间里,赢得了1.1亿注册用户和50万日主播。这期间,触须还扶持了一波业内知名的“剑仙”、“蓝烟”、“若悦”等自有主播。

而主播在给平台带来高流量的同时,触手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根据天竹的数据,2016年4月,触手直播收到了美盛文化2000万美元的融资,估值1亿美元。8月,触手直播平台获得2016年12月由ggv资本和顺威资本牵头的4亿元融资。2018年,它赢得了谷歌牵头的1.2亿美元D+一轮融资。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腾讯进入虎牙和斗鱼这两个头平台,以及它们的上市,直播游戏行业的“28年差异化”愈演愈烈,触角也逐渐落后。

导致直播游戏平台“28岁分化”的原因中,大平台和小平台主播之说是家常便饭,这也是触须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之一。

天空调查显示,近两年触手与其他平台发生了多起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有数十起触手为原告的案件。其中,以斗鱼为一审被告的案件多达25起,涉及、陈、、玛丽等25名主播。

4月20日,触手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关于缺席主播的判决结果和责任的声明》,其中附有一些判决和起诉中缺席主播的案例。

图片来源:触手直播平台微博

然而,记者注意到,天空调查显示,由于“原告提出撤诉申请”、“已与被告刘鑫达成和解”等原因,这些纠纷已被撤回。

随着自有流量主播的流失,资本对触角的加持也随之减少。D+轮融资以来,近两年半没有融资。4月22日,有报道称百度将直播此次收购,但在双方均未给出明确回复后,就没有了此次收购的消息。

分析认为,触手只是中小游戏直播平台的一个缩影,没有资本加持的平台最终会结束运营。曾经轰动一时的熊猫直播,因为“22个月没有外来资金注入”,被迫选择在2019年3月结束。

直播行业的混乱经常出现在各种套路“迭代更新”中

近年来,直播行业伴随着混乱。以前有游戏节目主播为了奖励而“拿下位置”,后来有企业老板带货宣传违规。

近日,国家网络信息办会同相关部门,对国内31大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进行了全面检查。验证表明,这些平台上存在一些直播乱象,如裸女主播、男主播的粗鄙言行、传播不良价值观等。其中,斗鱼直播等10家网络直播平台因传播低俗内容存在问题,已被国家网络信息办依法责令谈话。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获得粉丝的成本太大,主播们开始迅速套现。一方面,主播缺乏忠实粉丝,只能通过连续的话题或者引人注目的表演来留住粉丝;另一方面,卖假货可能是变现最快的方式,传销层面的盈利除外。

此外,还有很多平台借助免费的“网络课程”推广“网络游戏”,诱导用户点击浏览带有色情低俗内容的内容,充值奖励,利用“抽奖”、“竞猜”、“返利”等方式涉嫌组织网络赌博。日前央视新闻频道在报道中点名斗鱼等直播平台,原因是在免费在线课程频道推广网游。

记者发现,这两年未成年人高价奖励主播的现象屡见不鲜。网上充斥着“南京12岁女孩悬赏主播巨款9999元”“海南12岁小学生悬赏主播花4万辛苦钱请环卫工人妈妈”等新闻。

与传统的直播和游戏直播的问题不同,电子商务直播的问题往往出现在营销中。

6月2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消费者权益保护舆情分析报告》,显示监测期间共收集到112,384条关于“活产”的负面信息。问题主要集中在部分主播,尤其是“明星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涉嫌存在宣传产品功效或使用限制语等非法宣传问题,产品质量不正确,兜售“三无”产品,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直播中刷粉丝数据,销量造假,售后服务难以保证。

多方努力规范直播行业专家:全方位监管提高违规成本

面对直播行业频发的混乱局面,相关部门和行业协会纷纷出台相关措施加强监管。

5月,最高法颁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新冠肺炎涉及肺炎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了未成年人“例外”的返还标准。该意见明确限制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未经监护人同意,不得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奖励”网络直播平台。监护人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者返还款项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除了相关部门的监管,还有应对行业直播乱象的“规章制度”。日前,中国广告协会发布了《网络直播营销行为准则》,该准则将于今年7月1日生效。对于非法宣传等常见问题,《规范》明确规定,商家应具备与所提供的商品或服务相对应的资质和证照,且要明明白白;明确主播在直播活动中,应确保信息真实合法,不得虚假宣传商品和服务,欺骗和误导消费者。

同时,对于屡禁不止的欺诈行为,《规范》还提出,网络直播营销主体不得利用计费、投机等流量欺诈手段虚构或篡改交易数据和用户评价;不允许虚假或误导性的商业宣传欺骗或误导消费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所执行主任潘鹤林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建议,政府及相关部门要明确主要职责,积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管理办法,将“事后监管”改为“事前监管”。事后“全方位监管”会增加平台、主播等违法活动的成本;同时,直播行业本身也要致力于内容创作,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手段实现内容聚焦和垂直化,不断迎合消费者复杂多变的心理需求,满足用户多样的文化需求。


以上就是标准普尔触手更快地融入自动?游戏直播行业的“第28次差异化”愈演愈烈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栋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