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溺车系列诉讼第七案。看案例,找出保险公司败诉的原因。 什么是量比

股票资讯

原标题:【判例法】溺车诉讼系列之七号案件。看案例法,找出保险公司败诉的原因。

魏然A6工作室

第2368天陪你

动词 (verb的缩写)我们聚焦“溺车官司”一案,希望能找出保险公司输赢的原因。我打算做一个系列,让大家分析一下,留言。保险公司为什么会倒闭?

来源|粉丝投稿

推荐| A6工作室(ID:fanbaxianchiza)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

(2019)浙06民中2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A6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嵊州分公司

主要负责人: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谢某,男,1979年7月17日出生,汉族,住嵊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A6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嵊州分公司(以下简称A6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谢某的财产保险合同发生纠纷,不服嵊州市人民法院(2018)浙0683民初字第72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法院于2019年1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同年1月22日,双方当事人均被传唤到庭接受讯问。A6保险公司诉讼委托代理人胡、谢某某及其诉讼委托代理人范浩峰到庭接受询问。此案现已审理完毕。

A6保险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变更为不承担保险责任;本案一审和二审的诉讼费由谢某某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A6保险公司提供的鉴定报告明确认定谢的主观故意不科学,以公安机关认为谢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不予采纳,并认定A6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公安机关之所以拒绝立案,是为了排除刑事方面的合理怀疑,而不是民事关系中的证据。A6保险公司按照“谁主张举证”的原则,对谢谋南在本次事故中的故意行为提供了合格的第三方鉴定意见。如果谢谋南主张为无意行为,则应承担举证责任。但谢某南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也没有申请鉴定,所以A6保险公司不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谢谋南辩称自己已向A6保险公司投保车损险,发生保险事故时,A6保险公司应根据保险合同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这起保险事故已经公安交警部门确认,确认谢某某负全责。事故责任的认定由交警部门根据其法定职责依法确认,具有合法性和权威性。不存在谢谋南故意驾驶车辆制造事故,骗取保险金的情况。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将案件依法移交公安刑侦部门侦查,经依法侦查,侦查机关确认谢谋南没有故意骗取保险金的违法犯罪行为。谢,一个收入适当,家境殷实的男人,主观上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去争取赔偿,更没有必要冒着刑事判决的危险去坚持刑侦而不放弃赔偿。A6保险公司可以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或合同约定的情况下拒绝赔偿。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谢某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1 .责令A6保险公司赔偿车辆损失费28.44万元;2.本案诉讼费由A6保险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5月2日下午2时许,谢谋南驾驶宝马730Li轿车浙江D×××××××,途经嵊州市徐宅,因看手机不慎将轿车驶入路边水塘,导致整车落水受损。据嵊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称,事故完全由谢某负责。根据A6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车辆损失确认,车辆固定损失金额为28万元,残值为零。庭审中,谢某某表示,如果有剩余价值,也将归A6保险公司所有。车辆落水抢救费用2800元。

一审法院还认定,该车辆于2016年6月22日由农行有限公司作为被保险人以浙江D × × × ×牌照投保,保险期限为2016年6月30日至2017年6月29日。2017年3月6日,谢某男从农行股份有限公司购买该车,车牌变更为浙江D×××××。

2017年5月25日,A6保险公司的上级公司A6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分公司怀疑浙江宝马D ×××××溺水事故是否是人为恶意所致,并委托淮安市怀公车检所有限公司进行调查,2017年6月19日,该所出具意见:浙江宝马D××××××××车在事故路段落水的实际情况与驾驶员描述不符,驾驶员因意识不清或疲劳导致事故发生的行为结合车辆落水特点和现场痕迹,认定车辆落水事故是由事故涉及的驾驶员故意主动造成的。案件受理并开庭后,因A6保险公司提出谢某车辆溺水事故可能涉嫌保险诈骗,医院于2018年10月16日将案件相关材料移送嵊州市公安局调查。2018年11月22日,嵊州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谢谋南没有犯罪事实,决定不予立案。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保险标的转让的,由保险标的的受让人继承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保险标的转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让人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但货物运输保险合同和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因保险标的转移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保险人可以自收到前款规定的通知之日起30日内,按照合同约定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保险人解除合同的,应当在扣除保险责任开始之日至合同解除之日的应收部分后,将收取的保险费退还给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让人未履行本条第二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保险人对因转移导致保险标的风险程度显著增加而造成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谢谋南在保险期间领取了保险标的,其权利义务也是继承的,因此具备原告资格。A6保险公司辩称谢的男科不合格,理由无法成立,被医院驳回。虽然谢谋南在接受保险标的后没有及时通知保险人,但谢谋南具有合法驾驶资格,并没有显著增加车辆过户后被保险车辆的风险程度,A6保险公司也没有提供这方面的证据。因此,谢某南驾驶车辆受损,由A6保险公司作为保险人进行赔偿,赔偿金额以固定损失为准。根据A6保险公司提供的鉴定报告,谢的男车是故意落水损坏的。我们认为,鉴定报告用物理方法对谢的主观意图作出了明确的结论,缺乏科学性,本院予以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1 .A6保险公司赔偿谢男车损费28万元,抢救费2800元,共计28.28万元,判决生效后十天内支付;第二,驳回谢的其他主张。A6保险公司未在判决指定期限内履行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支付滞纳金。案件受理费5566元,减半2783元。谢某某负责83元,A6保险公司负责2700元。

二审中,双方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

我们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本案事实。

我们认为,根据A6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及其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以及谢谋南的辩护意见,本案二审双方的争议重点在于本案涉及的交通事故是否是谢谋南故意造成的。A6保险公司主张本案涉及的交通事故系谢故意行为所致,并提交了淮安市工业车辆检测院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予以证明。谢某南否认。

我们认为,首先,针对本案涉及的交通事故,嵊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依法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明确谢谋南“未能保证安全驾驶”是本案涉及交通事故的原因,证明具有权威性。其次,根据A6保险公司称谢某某可能涉嫌保险诈骗,一审法院已及时将案件相关材料移送嵊州市公安局调查。嵊州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决定不立案。再次,A6保险公司提交的司法鉴定意见是由其上级公司,即A6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分公司单方面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作出的。根据《道路交通事故痕迹鉴定》(GA/T 1087-2013)中“道路交通事故痕迹鉴定”的定义,这是司法鉴定意见中所包含的“实施标准”之一,即“对道路交通事故现场、车辆、人体及相关物体上的痕迹特征进行调查、核对、比较、分析,判断其相互关系,做出鉴定意见”,道路因此, 从这一司法鉴定意见中推断出相关人员的主观意愿或动机而作出的鉴定意见,显然缺乏必然性和确定性的解释力,一审法院予以驳回并非不恰当。 最后,鉴于目前中国人的总体生活水平,结合谢谋南的实际生活状况,谢谋南为了获得超过28万元的保险赔偿,冒着生命危险,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显然是违背常理的。基于以上分析,我院认为本案涉及的交通事故属于谢操作不慎造成的普通交通事故,A6保险公司应根据合同承担相应责任。

综上,A6保险公司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66元,由上诉人A6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嵊州分公司负担..

这个判决是最终的。

主审法官周建民

单卫东法官

黄法官

2019年3月6日

助理法官徐雁飞

职员张寅平

——结束——

我是魏然

保险索赔首先来自媒体

[A6工作室]创始人

关注保险理赔、风险控制技术和反欺诈

我们的愿景是

让保险有文化,让理赔有尊严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给我一个“看”。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案例】溺车系列诉讼第七案。看案例,找出保险公司败诉的原因。什么是量比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栋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