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独家回应马斯克的“超级缝纫机”:关注人体实验 天弘中证500

股票资讯

“钢铁侠”马斯克的神经网络公司Neuralink在当地时间周二晚间发布了最新研究成果,表示准备对瘫痪患者的颅骨进行电极植入手术,让他们可以用意念控制电脑。

这一成就最大的亮点在于使用了一种新型的“缝纫机”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它利用激光无痛钻孔将微丝电极植入人脑。目前Neuralink已经在小鼠身上进行了试验,但研究人员认为,只有在大型动物身上试验后才能证明是成功的,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意识控制机器人手臂已经实现

根据马斯克的说法,Neuralink最早将于明年寻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开始在人体上进行临床试验。

对此,近年来也致力于脑科学前沿技术的探索和资助的中国企业家陈天桥独家回应《第一财经记者》:“马斯克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关注脑科学研究的前沿领域,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但目前Neuralink只在小鼠身上做过实验。期待明年在人体实验中看到Neuralink如何平衡脑机接口技术和大规模商业服务的关系。我很希望看到这方面。革命性的突破。”

陈天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脑机接口技术面临两大挑战。一是脑机接口技术解决方案是否具有侵入性。比如Neuralink选择了侵入性的技术解决方案;第二,采集的大脑信息是否足够清晰准确。“这两个挑战因为头骨的原因很难同时遇到。”陈天桥说:“如何平衡取决于脑机接口服务用户的最终目标。”

他说如果是为了拯救生命,打开颅骨,放上电极,这个领域已经有了很多激动人心的发现。比如加州理工学院陈天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就已经意识到,瘫痪病人可以用意念精确控制机械臂,甚至可以模拟触觉。但是,如果你想为大众提供商业服务,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哪怕是最轻微的侵扰,政府和个人都难以接受。

陈天桥还表示,目前陈所的脑机接口技术主要是针对患者,尤其是瘫痪患者的治疗,与Neuralink的侧重点不同。据《第一财经报》报道,纽拉林克的一位首席科学家是院士的学生,陈院士是脑机接口中心主任。

Neuralink的项目总监Shivon Zilis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马斯克一直在努力解决Neuralink面临的工程挑战。Neuralink高管承认,在开始提供商业服务之前,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们准备公开讨论自己的工作。

上海科技大学神经科学研究员胡伟博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脑机接口的技术确实已经成熟,有些工程问题需要以后解决,但是成功的希望很大,国内也有团队做得不错。”

来自中国的竞争者

最突出的成就是清华大学医学院洪波教授的研究项目。目前,洪波教授的团队已经与301医院和清华大学医学院合作,利用一名癫痫患者在神经监测的情况下获得的脑信号,并将其与脑机接口系统连接,可以实现准确的分型。洪波教授说,目前病人的打字速度不是很快,因为只有一个电极,临床上的限制是只有一个电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速度会越来越快,界面也会越来越简单。

“马斯克的团队做了很好的研究计划,包括微丝电极、植入式缝纫机和加工芯片等。,但只有植入式缝纫机更具创新性,我们领域已经在做其他事情了。”洪波教授说。

针对Neuralink选择的侵入式脑机接口方案,洪波说:“这个和我们现在做的脑机接口方案差不多,但是我们考虑了临床可行性,把电极放在颅骨里。不要直接接触神经细胞。”

洪波教授认为,他的脑机接口方案介于侵入性和非侵入性之间,因为它不会接触和破坏神经细胞。Neuralink的研究人员菲利普·萨比斯(Philip Sabes)说,他们将把只有头发四分之一大小的线植入患者的大脑,让这些极细且有弹性的线随着大脑组织移动,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脑细胞的损伤。

虽然Neuralink说植入过程会使用无痛激光钻孔,就像激光视力矫正一样简单,但洪波教授认为,在大脑皮层植入电极肯定会损伤神经细胞。他的团队正在考虑的新计划是将电极植入头皮表面和大脑皮层之间以及颅骨下方的薄膜中。他认为,把电极放在这个位置,不仅可以稳定地记录信号,还可以高分辨率地分析大脑活动。

Neuralink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竞争对手。早在2014年巴西足球世界杯上,杜克大学神经工程中心主任米格尔·尼科莱利斯(Miguel Nicolelis)教授就演示了一个年轻人下肢完全瘫痪的案例,利用脑电波指挥“机械骨骼”开球。“尼科莱利斯也在尝试将这项技术应用于临床,当然会更加复杂。”洪波教授说。

尼科莱利斯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回应了马斯克的Neuralink项目。他告诉记者:“他们的计划离实际的发现或产品还很远,没有愿景和明确的临床应用计划。它不会改变这个领域,也不会开辟新的方向。只是一些小伎俩和自吹自擂的成分。更多。”洪波教授也同意。他认为Neuralink的会议主要是为了吸引人才,并没有重大创新。

最近,最先进的动物研究数据来自比利时的Imec公司及其神经像素技术,该技术可以同时采集数千个独立脑细胞的数据。

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国防部资助了基础脑科学的研究,开发了一种可以控制假肢装置大脑的机器人控制系统。由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资助的研究人员已经能够创建界面,使四肢瘫痪的人能够独立操纵机械臂执行手动任务,如喝酒。研究人员甚至开发了使用光而不是嵌入式电极来捕捉数据的方法。


以上就是陈天桥独家回应马斯克的“超级缝纫机”:关注人体实验天弘中证500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栋锦股票网其他的资讯!